新闻首页
湖南要闻
湘西时政
全民记者
辣味湘西
湘西好人
发展论坛
漫画湘西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湘西网 > 焦点大图 > 沅水人家
沅水人家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2-05-16 10:15:31 湘西网 我有话要说

  峒河属沅水支流,其两岸的泸溪县潭溪镇,风光秀丽。

  文图 胡灵芝

  峒河是沅水的支流。

  清清亮亮的峒河,在大地上款款流淌。并非声势浩大,如惊涛如拍案,而是如这里的土家族少女一般婀娜多姿,呈现出一种单纯的、质朴的、天然的美。以至于这里山色如染,水光如缎,鸟鸣如歌。

  杨泽顺是泸溪县洗溪镇能滩村的渔民。精壮的中年汉子,性情直爽,深谙水性,是个捕鱼的练家子。

  十多年前,他靠水吃水。兜里的钱随着收获的鱼时多时少,从无定数。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工业废水污染了河道,生活垃圾塞满了河面,鱼虾开始死去,河水开始发臭,峒河病了,沅水病了。

  靠水吃水的人失去了水的庇佑。杨泽顺坐在峒河边发愁,一阵山风哽咽着从河里抬起头,两手空空的他看见自己的眼泪在风中飘落。

  禁捕退捕的春风合着民声而来。泸溪县闻令而动,按照‘禁得住、退得出、能小康’的总体目标,做好禁捕退捕前后两篇文章,有效恢复沅江、峒河水域生态环境,做实退捕渔民服务保障,开展技能培训、劳务输出,鼓励渔民创业,帮助退捕渔民转岗再就业。

  一系列好措施,是初冬的暖阳,温暖了一个对未来茫然的渔民的心。杨泽顺结合自身特点,选上了养殖班学习养鸡。二十多天的培训,他扎扎实实地学好了养殖技术。

  林下养鸡场办起来了,杨泽顺和妻子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白天黑夜地侍弄着一群毛茸茸的小家伙。

  功夫不负有心人,去年底,养殖林下鸡三千只,出栏二千只,一年收入七万多元。这可比以前撒网打鱼划算得多呢。

  杨泽顺的养殖路铺开上岸渔民的创业之路。养殖、种植、家政服务……能滩村的上岸渔民甩开膀子在转型创业的道路上阔步前行。

  好一轮圆月!

  月光下石壁同河面,一切都镀了银。

  这无法用语言文字形容尽致的地方是沅江的浦市河段。一轮千年如斯的明月挂在天空中,皓皓一白,俯视着村庄,俯视着静水深流的沅水,俯视着巡河护渔的朱建设。

  朱建设是浦市镇毛家滩村的禁渔巡护员。从白岩头到生泥田河段这片四公里的区域是他的工作地段。清晨的露珠打湿了他巡河的衣衫,皎洁的月光映照着他禁渔巡护的身影。

  “以前我是捕鱼人,心里想的是怎么多捕鱼,2020年后我变成了巡护员,思索的是如何保护鱼。偷捕的人多是趁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放地笼下网,我们得随时注意水面上的风吹草动,像警察一样。”朱建设生在沅水边,长在沅水边,哪里适合偷捕,哪个时间段有鱼,他都一清二楚。

  朱建设有着沅水一般坚韧的性格。面对非法捕鱼的行为,他立即上前制止。面对无法劝止的,他拍照取证,向渔政执法人员电话寻求支援,共同打击违法行为。

  “一年下来,劝阻违规垂钓人员十一人,缴获地笼八匹……”朱建设说毛家滩河段水深而碧,出大鱼,来这里转悠的人多,自己得一心一意履行护渔员的责任,尽心尽力保护沅江渔业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

  护渔员的工作可为朱建设带来每月一千元的收入。搭乘着渔民可申请财政贴息小额创业贷款的东风,他申请贷款五万元,一家人铆足劲儿养蜂,养猪,养鸡,一年下来,养殖收入八万元,这可让老渔民父亲彻底放了心。

  像朱建设这样的从捕鱼人到护渔人,泸溪县有四十多名,他们实现了完美转身,在各自熟悉的水域内守护着一江碧水,与县乡执法力量形成点、线、面群防群护的工作格局,共同开启“扛起十年禁渔令,共护画里泸溪”的新征程。

  沅有芷兮澧有兰。

  屈原放逐沅江,用比兴的手法吟唱香草美人,令无数人心向而往之。

  高永红便是沅水江畔具有兰芷气质的一个人。四十九岁的她是泸溪县畜牧水产事务中心副主任。对于禁捕退捕她有着很深的感触:“只要认真细致做好老百姓的工作,只要认真细致抓好禁捕退捕工作,青山绿水指日可待。”

  泸溪溪河纵横,近百公里禁捕退捕范围,一百五十艘渔船,一百六十户渔民。通过调查摸底,精准识别,一系列数据摆在了她的面前。

  “武溪镇向拥军觉得禁捕退捕是为了防止过度捕捞,保护生态环境,但他觉得的渔船评估价格有差距。”

  “渔业社向元兵担心家庭收入减少了,不肯上岸。”

  “潭溪镇下都村向元靠没有什么文化,担心自己就不了业……”

  一个个现实难题摆在了高永红面前。她是渔民的后代,深知渔民难离一片水的依恋之情和难就一个业的现实之惑。

  “禁捕退捕是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为全局计,为子孙谋;会逐步完成评估和签订协议;拆解渔船;兑现补偿;出台转产就业和社会保障政策;确保大家退得出、稳得住、能致富……”高永红带队一次次深入渔家个别访谈、集中座谈,说透长远利益,讲清发展道理,一对一化解渔民所困所惑。

  真情换得百姓心。二○二○年九月,全县渔民全部签订退捕协议,完成所有退捕渔民船网评估、证照回收、渔船拆解和网具销毁,二百二十九人落实退捕渔民社会保险,二十九户解决住房困难。二○二一年,全县退捕专业渔民通过就业培训和就业跟踪服务等途径实现就业近两百人。

  “向元靠现在是禁捕巡护员,向元兵解决了就业和住房,拿着渔船渔具拆解补偿开了个夜宵店,干得很来劲……”高永红对渔民的现状了如指掌。

  “女人干这项工作很辛苦,去渔民家是风里来雨里去,在江上巡逻是船上颠浪里滚,尤其是每年都会有多次的半夜出动,有次是晚上十二点出发到洗溪处理非法捕捞,凌晨三点钟才回来,上午九点钟又去开展调查……”同事杨元刚说起高永红来满是故事。

  “渔民现在有什么困难就来办公室找她,像她的亲戚一样。她是全州禁捕退捕先进个人,多次获县政府嘉奖。”办公室的年轻人都很敬重她。

  一花引得满园香。沅水卫士们守护着千年沅水,循着“鱼虾成群”的梦想,拼尽全力答好“水清河畅岸绿景美”的时代答卷。

  如今的沅水,碧水奔流,鱼翔浅底,水草丰美,水鸟集结。

  如今的泸溪,勇立潮头,乘风破浪,正以禁捕退捕为序,书写下做优做强“水文章”,培育壮大“水经济”的壮丽新篇章。

  一个以水兴旅、以旅富民的新泸溪正在向我们走来。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胡灵芝)
(编辑:孙莹)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全民记者

百姓故事